单亲妈妈为养育2孩子一天做4份工作19年后发现儿子是同性恋对于儿子是同性恋这件事,刘美琴是怎么都不敢相信,但儿子亲口承认,自己在19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同性恋。

  面对儿子不正常的心里,刘美琴痛苦的无法言语,因为这些年来,为了两个孩子,她付出了太多,甚至还错过了一段爱情,可是刘美琴从未后悔过。在她看来,无论多艰辛,只要两个孩子能够健健康康地长大,上学不愁学费,不愁生活费,这就是她最大的幸福。

  1996年,刘美琴经过相亲认识丈夫段玉清,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一见钟情,很快这门亲事就敲定,随着敲锣打鼓的音乐,刘美琴嫁到了段家,丈夫是一个农民,常年在外打工,为了不和妻子分开,段玉清决定带着妻子一起到广州大城市打拼。

  在大都市,刘美琴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灯红酒绿,什么叫做城市繁华,可作为一个农村妇女,也只能看看,想在这里过上自在快乐的幸福生活,几乎是不可能的,除非某一天突然暴富,让她不再为生计发愁。

  处在新婚燕尔之际,丈夫段玉清对刘美琴非常好,虽然挣钱不容易,但还是带着刘美琴吃了很多广州的特色小吃,并且一再保证,要努力在广州买一套房子,让全家人过上幸福生活。刘美琴相信丈夫可以做到,更坚信自己某一天,真的能够成为城里人。

  刚工作没多久,刘美琴怀孕,但这件事一直隐瞒着老板,她知道老板知道自己怀孕后,一定会把她开除,为了多挣钱,她决定先坚持几个月。

  1997年8月份的时候,刘美琴的大女儿出生,这对于段玉清来说,是非常开心的,因为他早就期盼着有个孩子,可刘美琴高兴不起来,在打工的时候有宿舍住,现在要租房,而丈夫一个月就四千多元的收入,想攒钱是很难的。

  好在刘美琴是一个淳朴的女人,很会过日子,丈夫也经常夸赞刘美琴:“你真是一个好女人,我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才娶到的你。”说完,抱着妻子,享受短暂的安静。

  那个时候的刘美琴年轻,但照顾孩子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,丈夫即使很累,但晚上回到家,还是会给妻子按摩,放松,无微不至的呵护着妻子。生活平静的一天天过去,段玉清平时除了打工,还会利用空闲时间做点小生意贴补家用。

  女儿五岁的时候,刘美琴发现自己又怀孕了,当时夫妻俩正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这个孩子,可一想到万一是儿子,那不正好儿女双全吗?想到这,夫妻俩会心地一笑,决定生下二胎。

  在照顾孩子的这几年时间,刘美琴也没闲着,会利用空闲时间在楼下的超市打工,什么重活苦活,她都坚持下来了。因为她知道,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,总不能让丈夫一个人扛下所有的压力嘛。

  就在自己怀孕6个月的时候,刘美琴做好晚餐等丈夫回来吃,可都晚上十点多了,依旧不见丈夫回来,打丈夫的电话,发现没人接,以为丈夫在忙着。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,一直到了凌晨的时候,还是不见丈夫回来。这下,刘美琴着急了,挺着孕肚出门寻找,但这个时候丈夫平时工作的地方人也不是很多,问了几个熟悉的人,都说没看见。

  等不及的刘美琴到附近的派出所报警,而此时警察也在找刘美琴,说丈夫段玉清饮酒后骑摩托车摔下桥,当场就没了生命迹象。

 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,此时陪伴她的是一个女警察,说已经通知了家人,正在赶来的路上。

  这个时候的刘美琴,怎么也想不通,平时很少喝酒的丈夫,为何会在不告诉自己的情况下饮酒?而且出事的地点距离自己住的地方十几公里,他去那里做什么?种种疑问让刘美琴想到了有人陷害丈夫,就告诉了女警察自己的想法,但警察只是说他们会调查,到时候有消息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刘美琴的。

  刘美琴知道,丈夫不在了,自己不能倒下,她要见丈夫最后一面,下午的时候,刘美琴拖着大肚子来到殡仪馆,看了丈夫最后一面,一滴眼泪都没有流,在心里暗暗发誓,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,也会把两个孩子抚养长大。

  直到第三天的时候,刘美琴的公公婆婆以及小叔子赶到,而同来的还有自己的父母。全家人伤心不已,都愁着刘美琴往后的日子怎么过,但刘美琴坚定地说:“我会努力生活下去,也会把孩子抚养成人的,你们放心吧,能帮就帮一把,这份恩情不会忘记,不能帮我一个人抗。”

  自从丈夫去世后,刘美琴没有回到老家,她在广州依旧租房,照顾孩子的事情她也安排得妥当了,平时由姐姐照顾弟弟,她在家的时候,就照顾姐弟恋。刚开始日子还能凑合,但随着孩子长大上学,慢慢地便有些支撑不住了。

  刘美琴为了多赚钱,最多的时候一天打四份工,在超市兼职,夜市串串儿,中午和下午休息期间会给老人做饭,早上就卖水果。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,在短短几年时间,被生活磨砺得像四十岁的女人。

  但是刘美琴是开心的,因为女儿的学习成绩非常好,用老师的话说:“保持现在的状态,以后考清华北大不成问题。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刘美琴是欣慰的,算是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。

  随着儿子上小学,刘美琴基本上不用怎么管姐弟恋,平时女儿会很快写完作业,便开始做饭,然后辅导儿子的作业,完全就是一个小大人。

  时光荏苒,刘美琴的大女儿长大了,考上了大学,但并不是什么清华北大,只是一所普通的二本院校,但刘美琴也很知足,女儿努力过就行,可儿子的性格刘美琴总是感觉怪怪的,平时很少和男孩子玩,但在刘美琴看来,可能是缺乏父爱的原因吧。

  说到这里,其实在这些年来,有不少男士对刘美琴展开追求,但都被刘美琴拒绝了,因为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幸福,影响两个孩子的健康成长。所以她放弃了自己的幸福,成全两个孩子的未来。

  由于平时工作忙,刘美琴压根顾不上儿子的心里,毕竟有姐姐照顾,刘美琴还是很放心的。

  比起女儿,儿子的学习成绩相对来说非常优秀,但性格这方面刘美琴一直很担心,其实女儿也对这个弟弟感到困惑,因为弟弟总是喜欢穿姐姐的裙子,本以为是弟弟逗自己开心,但后来多少感觉有些别扭。

  儿子考上大学后,刘美琴并没有放松,因为她不想让儿子在学校受委屈,毕竟成年人的生活方式,还是很复杂的,尤其是现在的大学生,攀比、讲排场这些刘美琴都是知道的。

  直到有一天收拾儿子的衣柜的时候,发现有女性胸罩和内衣,刘美琴以为儿子谈恋爱了,可她从来没听过儿子提起过,但藏在角落处的几张照片,一下子让刘美琴有些喘不过气来,因为那些照片是儿子和另外一个男孩的私密照片,她不敢相信,照片中的这个人会是儿子,如果不是这次帮助儿子打扫卫生,也许还不会发现。

  刘美琴等待着五一到来,因为儿子说过五一劳动节长假的时候会回来,等到是煎熬的,这些天来,刘美琴一直在想着怎么给儿子开口提这件事。当儿子回来那天,刘美琴罕见地请假在家,给儿子做了一桌子菜,看到儿子的打扮,她心里很难受,但刚见面,不能表现出来,还得忍着。

  但此时的刘美琴心慌、害怕,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这个儿子。但刘美琴知道,有事说事,就这几天时间,如果不说,这次走了,只能等到暑假了,她不想错过这次机会。

  敲了敲儿子的门,刘美琴走了进去,看着儿子在翻看那些照片,流着眼泪,问道:“儿子,你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倾向的?”

  儿子不讲话,只是低着头,刘美琴耐心地开导着,最后儿子说了实话:“我在初中的实话就发现不喜欢自己是男孩,后来我也控制不住,一直害怕被你和姐姐发现,到了高中我和一个男同学好了,可是他最后背叛了我。”

  母子俩彻夜谈了很多,刘美琴尊重儿子,不再阻拦,害怕因为自己的干涉,让儿子做出傻事,但刘美琴感觉自己是失败的,因为没有正确的引导儿子健康的成长,内心很是自责。